旅行社

海航卖凯撒,会是旅游行业新一轮凄风苦雨的开始吗?

字号+ 作者:TBO刘俊 来源:TBO旅游商业观察 2018-09-17 11:53 我要评论( )

事情的发展似乎有些反常。......

 

事情的发展似乎有些反常。

 

一个是曾经收入530亿美元的世界500强企业,一个是国内出境游行业的领军企业之一,一个是国务院所属的大型企业。这场事件中的任何一方主体,都足以成为自带流量的话题热点;可如今,只有几条不足百字的报道,在为这个即将开始的新故事做着见证。

 


 

可也许,这样的走向并不意外。

 

同在1993年,海南航空和凯撒旅游正式成立,缘起无声处。2011年,凯撒旅游被海航旅游集团收购,二者的羁绊由此产生。如今,正在挣扎中期待重生的海航,选择向光大集团出售凯撒,聚散终有时。这似乎有点像言情小说的情节,有缘的人总会走到一起,却也会在适当的时候分开;至于结局,尚且扑朔迷离。

 

据涉足旅游行业多年的一位投资人南宫(化名)向TBO(旅游商业观察)表示,其已向有关主体进行了确认,此次出售事件大概率属实。另据投资人夏侯(化名)介绍,很多业内人士均有耳闻,三方早已为此事进行沟通,虽中间也曾由于价格未能谈拢而导致一些争议,如今也算是尘埃落定。

 

那么,事情究竟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呢?在南宫和夏侯看来,这或许是一个水到渠成的结果。虽然目前还无法判定是非对错,但至少,对任何一方来说,这应该算是个不坏的选择。


凯撒:吃了资本运作的亏
 

就在半个多月前,凯撒旅游(000796)刚刚发布2018年半年报。数据显示,虽然报告期内凯撒的营收同比增长10.66%,但其净利润同比下降42.99%,基本每股收益也下降42.95%。对此,夏侯认为,在消费升级和消费降级同时出现的大背景下,以凯撒旅游为代表的零售商们,面对今年供给侧催发的市场规模增长,很难保证一定的价格优势,因此日子过得并不轻松;尤其在供给严重过剩的情况下,相比批发商还能依靠包机等补贴保持增长,零售商的利润下滑会更加突出。

 

而实际上,不仅仅是2018年上半年,凯撒旅游的艰苦日子,早已持续了相当一段时间。

 

早在两年前,凯撒旅游收购首都航空的计划失败后,其股价一路出现四连跌。随后,凯撒旅游公布了80亿的定增方案企图摊薄股份,但结果是基本落空。

 

2017年,凯撒旅游在未完成对赌协议上2.54亿元归母扣非净利的前提下,还出现了负债加重的情况。据其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于当年发行7亿元债券,导致负债增加;截止到2017年12月31日,公司资产负债率已达到64.28%。

 

2018年2月,凯撒旅游宣布终止非公开发行并撤回相关申请材料。7月6日,凯撒旅游曾发布《关于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的公告》,决定使用3亿元闲置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据公告显示,这笔闲置资金来自于凯撒旅游在2015年向海航旅游等公司发行股份募集到的7.85亿元,并已于2015年10月22日到账。此后,凯撒旅游先后5次使用闲置资金补充流动性,算上此次的3亿元后,闲置资金余额仅剩0.95亿元。

 

7月19日,凯撒旅游复牌首日出现一字跌停;而考虑到公司零售业务的直营门店增速放缓,券商对其盈利预测和目标价均有下调。7月23日,其发布《关于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投资者说明会召开情况的公告》,收购易生金服的交易宣告失败。

 

 

对此,南宫认为,资产重组的失败,或许会使凯撒更加专注于旅游和航食的主营业务。但近两年来,凯撒旅游的股价接连受挫、流动资金也相对紧张;更重要的是,其自身业务增长有限,后续冲劲不足。如此情况下,即便资本的外力作用也较难得到高效的发挥。

 

也有业者公冶(化名)向TBO表示,凯撒在被归入海航集团后,资本运作的频率明显增加,但其多次资产重组均以失败告终,这似乎也说明了凯撒并不擅长于玩资本的游戏,从而阻碍了其近几年自身业务的快速成长。


海航:梦醒时分的自保
 

就在几天前,由于海航创新(600555)逾期未能归还3亿元人民币贷款本金,湖南信托方面已经委派专门人员前往现场催收,并拟启动司法程序冻结海航创新及海航旅游集团相关资产。

 

这是第几次靠近危机的边缘,或许海航自己都数不清、也懒得去数了。2017年年底,海航集团的债务危机全面爆发,快速扩张的美梦被现实敲醒,从而迅速开启“卖卖卖”模式。截至今年7月,海航已出售的资产总计超过160亿美元。而在海航的“掌门”王健事故身亡之后16天,海航跌出了《财富》杂志公布的2018年度世界500强名单。

 

彭博社曾经评价说,海航是一家让世界担心的中国神秘公司。很显然,危机中的海航更加让人担心了。

 

根据2018年4月底发布的年报显示,海航集团2017年度的利息支出高达50亿美元,同期增长超过50%,为全亚洲非金融公司之首。全球收购扩张的后遗症越来越凸显,海航集团的现金流问题也越来越突出。很显然,目前的海航集团正处于收缩阶段,为了实现可持续的财务基础,将能够卖出好价钱的资产出售,是现阶段比较正确的选择。

 

但其问题在于,海航要出售多少资产,且要出售哪些资产呢?在夏侯看来,整体来看,海航这些年并购的资产,大部分是较为良好的标的,所以在这一轮的被迫“甩卖”中,也能保本甚至赚到一笔钱。而之所以出售凯撒旅游,一方面或许与凯撒的自身情况有关,另一方面或与海航“聚焦主业”的趋势有关。

 

在今年年内,除了对外出售资产,海航集团也进行了大规模业务重组,集团架构调整为海航航旅、海航科技、海航物流、海航资本。尤其是从海航集团上一轮产业重组中诞生的海航旅业更名为海航航旅,更加释放出海航企图做大航空业态的信号。

 

此外,王健去世后,陈锋的上位或也引发了集团的新一轮动荡。一个显著的标志是,此前王健和陈锋并称为“联合创始人”,而陈锋上位后,二人的身份变成了“主要创始人”及“联合创始人”。同时,陈锋收回了海航旗下各产业集团的对外投资权。对此,南宫认为,活下来是海航现阶段最首要的任务,因此其对旗下资产出售的态度或将更为积极,凯撒的出售或许也是如此。

 

光大:发展文旅的野心
 

今年年初,团中央将中国青旅集团公司(包括下属企业)的100%国有产权划转至光大集团。

 

另外,光大集团还成立了文旅事业部,将中青旅及之前零星的旅游产业布局囊括其中。从其动作来看,光大文旅版块的野心可见一斑。今年3月,光大证券斥资4050万认购光合文旅新三板股份;8月,光大集团与中国旅游协会、首旅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积极发展旗下大旅游事业。而早在2017年4月,光大集团已与海航集团签署合作协议,并为后者提供不超过700亿元的战略合作额度。

 

作为央企,光大的目标是要做世界级的旅游运营商,自然不会满足于现状。而中青旅的核心价值在于景区,出境游的业务并不占优势。据公冶介绍,光大一开始就希望中青旅可以对标凯撒,从而完善其旅游产业链,如今海航刚好甩卖凯撒,光大集团的接盘意愿自然十分强烈。

 

夏侯也认为,凯撒并入光大之后,一方面凯撒自身资金流会更充实,目前的文旅市场也存在一定的资金风险,光大集团作为央企实力雄厚,对其资金支持将更加稳定。另一方面,光大的旅行社业务方面,凯撒与中青旅整合后的综合实力会更强,在国内游及出境游方面或可产生互补性提升。

 

此前,凯撒旅游就曾与光大银行合作发布专享联名卡,意图贯通旅游链和消费链。实际上,或许不止是金融,光大集团在保险、金融、飞机租赁等多方面的布局,对凯撒旅游自身的成长也有一定的助力。


苦日子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近段时间,多家媒体曾报道过北京尚品国旅、品途、复华文旅等旅游企业,疑似因母公司P2P项目暴雷而导致资金链断裂,从而引发员工讨薪、项目停工等系列后果。

 

事实上,P2P暴雷不过只是资本市场寒冬效应的一个缩影,旅游行业不过也只是受其影响的一个例子。但多家旅游企业受到P2P影响的现实案例,实则也反映出了当下旅游企业的资金缺口大、融资成本高的困境。

 

 

上文分析了海航这轮危机下出售凯撒的可能原因,而海航这一轮危机的根源,不仅仅来自于海航自身。2017年夏天,中国监管机构要求各家银行提供对海航集团等四家并购活动频繁企业的风险敞口分析,中外多家银行停止对海航发放新贷。与此同时,国家政策对高杠杆及资金出境等等的限制,恰好切中了海航的诸多痛点,从而造成了如今的流动性危机。

 

当然,此处以海航为例并不十分恰当,因为海航的体量是在太过庞大,树大难免招风。但这至少反映出了国家严控金融杠杆、限制期限错配和场外融资的新一轮监管方向;而这也成为不少旅游企业寻求P2P和民间借贷等短期拆借手段的主因之一。

 

据南宫预测,在这轮“史上最严”的资管新规的节流之下,金融机构放款显然更加谨慎;而由于不少文旅项目多少都与资本运作有一定关系,再加上文旅项目的回报周期长,接下来一段时间内,或许陆续将有不少文旅企业或因资金紧张导致相应问题。

 

从资产负债率来看,2015年旅游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大致为56.67%,2016年则达到66.66%;其中旅行社行业资产负债率达到80%以上,旅游饭店为70%以上,旅游景点则为62%,而一般认为杠杆资产负债率的警戒线在70%左右。由此可见,旅游企业的日子似乎真不好过。

 

在公冶看来,伴随着这一轮暑期旺季的惨淡现状,不少中小旅企面临高负债和高利率负债的情况,生存压力较大。而去杠杆的实质,就是要清除落后的产能,这些表现不佳的中小旅企或将首先被淘汰。

 

南宫也认为,无论是金融去杠杆,还是此番追缴社保,再加上中美贸易战等,内外交困的处境对现金流可观、但实创盈利有限的旅游企业来说,将是不小的挑战。实际上,南宫将这一轮暑期旺季旅游业绩惨淡的根本原因,归结于当前经济环境;这也意味着,目前旅企艰难的形势,很难在短期内完全扭转。在这一阶段,练好“内功”、平稳过冬,将是旅企的一个可行方向。

 

这是一个疯狂的年代,想要生存,就得比它更疯狂。可事实上,真正疯狂一回的代价,恐怕没几个人能够承担得起。而这或许比无法疯狂,更令我们感到悲哀。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最新文章
  • 20岁的腾邦被“驰援”?民营旅游公司生存境况更为堪忧

    20岁的腾邦被“驰援”?民营旅游公司生存境况更为堪忧

    2018-11-01 10:55

  • 海航卖凯撒,会是旅游行业新一轮凄风苦雨的开始吗?

    海航卖凯撒,会是旅游行业新一轮凄风苦雨的开始吗?

    2018-09-17 11:53

  • 辛巴达被曝裁员欠薪,将与前员工对簿公堂

    辛巴达被曝裁员欠薪,将与前员工对簿公堂

    2018-09-17 11:33

  • 追风少年赞那度:从VR到区块链,你想颠覆OTA还是开个玩笑?

    追风少年赞那度:从VR到区块链,你想颠覆OTA还是开个玩笑?

    2018-09-03 10:37

网友点评